2011年10月24日星期一

禤姓人氏

一如往昔,读了一本牵动我心的书就上网寻找作者的资料。

禤素莱,这女子很像很久以前就看过她的文学,记忆不复,不知何处。

与众不同的姓氏,连名字都那么淡泊出尘。

《隋军翻译》开始读时是很轻松的心情,完全是一个顽皮不晓世情的孩童心情,游戏人间的文字,描写寻常人意想不到的种种战地风貌,到后来的磨难和历练,出生入死,体验了人性阴暗的一面,字间的沉重逐渐增加,叫我心情也惴惴然了。

禤这个字,相信很多人都陌生,但我第一眼看就知道读音了。已经快三十年了,我没忘记那个小男生,他的名字就叫禤进义,才十多岁,患上了罕见的病,当时还是满身热血的一帮年轻同事,为他筹款补贴昂贵的医药费。

她姐姐来过公司跟我们接洽,我还记得她美丽的脸庞,简单的一件T-Shirt,牛仔裤,姣好高挑的身材,挽着一个白色的手提袋,不过和我们不相上下的年纪,但举止言行间的大方得体,就叫我妒忌了。

我还记得当时说过一句很没脑很白痴很幼稚的话:她怎么看都比我们有钱,为什么还要我们为他们筹款?

今日的我要狠狠的摑当年的我一个巴掌。

能在苦难中依然淡定从容,能在穷困中依然衣冠整齐,方为难得。

禤姓的人物,是否都这样潜伏着独具一格的遭遇和性格呢?

13 条评论:

HON♥ 说...

请问你说的‘禤进义’ 是不是彭亨州的人?谢谢~

天平女郎 说...

Hon,

我不是很清楚,当年他应该是在吉隆坡,大约是三十年前。当时他也才十多岁,现在应该四十多岁吧。

天平

Unknown 说...

你说的姐姐禤进辉当年我和他们有一点渊源,也失去联系。

Vincent SOH 说...

请联系我微信 641294999 (修齐)

Vincent SOH 说...

当年和他们有一点渊源,姐姐是进辉,请联系我微信 641394999 (修齐)

Vincent SOH 说...

你好,我和进辉一家一点渊源,麻烦l x

天平女郎 说...

Vincent,

已經微信你。如果你要找他們,可能我幫不上什麼忙,畢竟已經那麼久的事,而且主要的發起人已經各分東西,畢竟是人生的一個過程。

還是願意和你分享。

天平

Unknown 说...

禤进義於2009年10月10日去世,进辉现在吉隆坡,地址不详,进益不知所踪

Unknown 说...

禤进義於2009年10月10日去世,进辉现在住吉隆坡,地址不详,进益不知所踪

Unknown 说...

禤进義於2009年10月10日去世,进辉现在住吉隆坡,地址不详,进益不知所踪

Unknown 说...

禤进義於2009年10月10日去世,进辉现在住吉隆坡,地址不详,进益不知所踪

HON♥ 说...

禤进義於2009年10月10日去世,进辉现在住吉隆坡,地址不详,进益不知所踪

天平女郎 说...

HON,

谢谢你,我转告当年帮助他就医的人,很多谢你到来,让当事人了解情况。进辉我们已经在面子书找到她,尝试联络,但她没回应。我只是个中间传达消息的人,悲欢都是别人的。。。

天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