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1年1月20日星期四

岁末琐琐

真是转眼就一年,年尾忙得像蚂蚁,幸好小杏小贝来帮忙。

小贝近来少女怀春,爱上一个不该爱的男人,常搞失踪,早上和她同床的小杏七点醒来梳洗,看到身边的被窝怎么就是怪怪的感觉,一掀开,乖乖的个隆冬呛,姐姐不见了。

先是急死人,后是气死人,我说明天再不见人,我就报警。

一定要这样咩?不要啦。。。小杏求情。

小杏就是乖,也是在恋爱中的小女子,但是受到祝福的恋情,表现的就是不同。在公司很卖力的烫衣服,在家里头也不闲着,厨房里头和我各弄一样点心,问起她来不及参与的家事,很是好奇,好奇中带着年少的叹息。

我看着这个在家中不受注意的表妹,和妹妹们的亲热,很窝心。和兰相处了几天,就舍不得她回新山,恋恋着她的亲切。

这个时候有两个表妹来闹场,平添缤纷,说是气也好,说是笑也好,岁月就平凡的很家常。

今年就是焦头烂额的一年,但听到白兔轻巧的脚步声,很是期待,但愿明年会更好,

没有评论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