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1年5月8日星期日

爆窃事件

其实真正的惊心动魄的一刻已经过去,我踏入办公室时,一切看来仿佛没任何事情发生过,只因为知道过程和来龙去脉,才会去观察被破坏和偷窃的痕迹。

损失其实不大,一台电脑,两架荧幕,最贵重的是刚买的录影机,其他所琐琐碎碎的小东西,估计五千元吧!到底人没事平安就好,我这样想。

在台湾独自喝早茶等待同事时,手机荧幕出现妹妹的手机号码,数日来惴惴不安的心仿佛着了地,按下来电的键钮,妹妹说办公室进贼了,我哦了一声:我担心的事终于发生了。

可是心就平静了,似乎了结了一件心事。想在候机室时,广播小姐的声音已经在飘荡在空气中,是上机的时候了,办公室才来电话说警铃系统不能启动。

还能如何?我无奈的说,也不能怎样,这几天大家小心了。

我想错的还是自己,最近的种种迹象,提醒了我,而自己太大意了。先是门锁坏,本来门锁坏都是我处理,并不是难事,但这回是就不是我能处理,非要叫人来换整个门锁,怪就怪在那一刻,连妹妹也找不到人来。来修理铁卷门的师傅说会来帮忙处理,结果催了两个星期,一拖再拖,到最后也不出现。

临走前几天就思量要将钥匙交给谁,本来这任务胖美女是胜任有余,但自从怀孕后,害喜现象将她的工作能力减半,迟到或不到是平常事,而小男生永远是最后一个到,任整个公司大队的员工在浩浩荡荡的恭候他的莅临开公司门,他依然面不改色,慢条斯理,从从容容,不觉惭愧。

这种羞耻神经麻木的人,不能信赖,说了又说,我都觉得自己的话跟放屁没两样了。

最后还是交给印度外劳。

一交过去,我就觉得不妥。事情发生后,门锁没被破坏的痕迹,而且样品间竟然完好无损,仿佛来贼知道那里是另一个警铃系统,正常操作。

都怀疑是内贼,但无论如何,无凭无据,乱说话只会破坏士气。

事情是告一段落了吗,我总觉得不是这样。

2 条评论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