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0年6月26日星期六

只能沉默

BLOG时,我常警惕自己,不可以再有负面情绪,要用最快乐的字眼,记录下陪伴妹妹跟癌症战斗的过程。

然而我发觉自己很多时候,是没法控制自己的情绪,太多过去,太少将来,太沉重的现在,太无奈的未来。

状元小姐一直提醒我,不能让大妹一个人独处,免得她胡思乱想,我都配合,脚步放轻,在公司不再如往昔奔上跑下,颐气指使,把生意暂时交给回来帮忙的胖书记,就陪她聊天,下载邓丽君王菲的歌,到状元小姐忙完后,赶来接她回家,如果可以就回家陪她们晚餐。

要承认的是,其实状元小姐才是真正的照顾她,而我是她不得闲时才出来陪衬。

还在开始阶段,我们处理的还好,除了耳朵的老毛病带给大妹一些困扰,但看她越来越解开的眉头,越来越高亢的音调,心是安的。

小妹某个夜里来电,大妹很开心的说,她在这里很好,很开心,每天去我公司帮忙,很充实,她不想回新山了。

我听了静静的开心,仿佛我已经补偿了她一些我曾经夺走的,然而后父的电话接而来电,大妹跑到露台悄悄的说着,但是声音还是飘来屋子里头,轻轻地就将两个人的思念安放在我们前面。

大妹说她在这里很好,但是后父说他连个说话的人也没有,这样把牵挂放到大妹心中,我只是沉默。

真的只是沉默。




没有评论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