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7年8月23日星期四

惆怅四月

四月,也许真的那般明媚.与病魔纠缠的日子,走过来时,容颜又清减了几分.其实很多目标,都不是本来脚步要跨过去的方向.最凄酸苍凉的一句话:我没做大佬好耐了…多少的无奈,英雄末路的悔和痛.

又如何?人在江湖,见不得不仁不义的事,一个不小心,惹上了,从此寻不回岸.不敢说:其实我本来不想再做大姐的,那太自抬身价.知道都在等待,所以还是奋起身子,强打精神,拟好方向,遣兵调将,指挥大家如何上路.因为,将我从家中的床扶我入院的都是这几双互相关爱的手.

也许,在现实中我是一个强悍的女人,领着一群人冲锋陷阵,其实心中真正怀念的是那一段抛下一切,莳花弄草的日子.那段时日娇艳的不止是花草而已,还有一张张刻划着不少故事的脸孔,来自天涯各方,各有心肠,有交心欢畅,有泪水交织.难忘花车的季节,不休不眠的将车子装饰的花枝招展,赶了一场又一场的花之飨宴,还有渡轮上的鲜花美人竞赛,台上千娇百眉的模特儿,都是从同学中挑出来的美人,被打扮的花仙子般,台前姗姗几转,而我被组中推选为设计师代表,盈盈含笑,眼光隋着模特儿流转,款款的将主题解说的天花乱坠,模特儿将眼神飘过来时嘴角也带着捉狭的意味,美好岁月,都溜走了,溜走了……

都回不去的岁月,再留恋也凭添惆怅,任性是要付出代价的.当离开了不离不弃的他身旁时,也知道后果是什么.四月的风是如何清爽,传来他的婚讯,心也平静如水,只是平静如水的心湖,却被一封没意料到的信打扰了.

打扰了如水的芳心,你于心何忍.我真的期待并不是火般的灼热.最残忍的是,我真的不知如何处理这局面.回应恐生事端,不回应又恐痴痴的盼望折杀了你. 其实已经承受不起任何风浪,也不想任何心思改变目前的方向,因为方向已经不是一个人的,因为我走的每一步都有一群人的心血,只有稳稳当当的,才不会辜负期待的人.

两包香片一包乌龙,在滚滚的咖啡壶泡了又泡,从浓转淡,这就是一天的茶香了.兵荒马乱的生活中,品茶已是一种侈望.而你,若有缘,必赠你一套紫砂壶,报知遇之恩,希望恬淡的茶香常伴你,而你的岁月,必能清雅悠然.我对你的祝福,天长地久,这一段日子,衷心的感激你在心灵上的陪伴,拥有你一篇又一篇属于我的美丽的文字, 我荒凉的岁月中,也有了幸福感觉.有些遗憾,知心的人不能常相伴,然而这种憾事,在风中呢喃着流传下去,也是一种美丽的神话.

昨天接到了一个问候的电话,轻轻的责怪着,于是,在雨夜里,我走入了喧哗的人声中,轻巧的走到他前面,笑着,让牵挂的人放心.吃着炒果条时,他突然伏到我面前,恐我没饮料解渴,我咬着筷子,大大力的咬.我学会了如何连泪也不让它在眼眶打转.

没有评论: